行业大井喷前夜编程教育机构如何才能熬到天亮?

  最近两年,伴随着人工智能的兴起,一股“编程风”在全球范围内蔓延,各个国家都推行了不同程度有关编程教育的政策。而与此同时,资本市场和创业者也嗅到了浪潮中蕴藏的腥味,纷纷加码编程教育赛道,目前也已经有不少公司拿到了投资,整个行业的大爆发似乎也已经是顺理成章的事。然而不得不说的是,从来没有哪个风口可以随随便便就能抓住,就目前来看,即便充当时代宠儿的编程教育,在它真正爆发前还有太多的坑要走。

  “未来,每个人都要会一点编程”。这句话正在得到越来越多人的认可。人工智能的前景广阔,但就目前而言,全球AI人才存量仅仅30万,而市场需求却在百万起步。这也促使着编程这门学科从高等学府特有的专业转变为更具有基础性学习特征的一门学科。

  因此,从政策层面来看,各种有关“编程”的文件发布也显示着这门课程正在日益受到重视。而政策方面最有力的影响,无疑是对升学考试的改革,即让编程与传统教育体制进行融合。

  2017年底,浙江新高考已经明确将信息技术学科(含编程)纳入高考的考试科目,而北京、山东等教育大省也紧随其后。而且不仅是高考,南京教育局也已经将编程列入南京中考特招生的范畴内,这一切的一切都预示着从编程行业的爆发似乎也只是时间问题。在市场普遍看好的大背景下,少儿编程赛道也受到了更多创业者、教育机构和资本的热捧,在过去八年时间里得到了快速的发展。

  行业的规模和发展空间决定了企业的成长空间,毫无疑问,编程行业蕴藏着巨大的金矿。然而不得不说的是,企业的发展也必须要遵循行业的经营特征和特有规律,和其它政策指引下的行业很快实现规模化不同,编程教育这头猪,要飞起来却似乎并不容易,从目前来看,编程教育在市场反应上并不是特别出彩,而这主要由于以下几个方面:

  不少业内人士表示,由于我国编程教育起步较晚,在教研涉及方面还有待进一步的打磨。现在市场的编程教育两种,即通过Scratch承载的低龄版编程教育,以及针对程序员开发的成人版编程教育。

  不难发现,介于这两者之间有很大一部分空白区域,这份空白区域使得国内编程教育存在严重的断层,本身就没有为高考或者中招服务的教育模块,不像语数外以及文理综合有着清晰的教研逻辑,这也是的很多用户在低龄阶段使用了,入门了,但也会由于没有接下来对应的课程而出现脱课。

  而且就产品研发而言,目前行业从业者看起来更像编程方面的高手,却称不上是教育专家,做的许多项目之间缺失关联度,缺失一个科学的晋升体系。任何一个与教育有关联的产品发展的第一要义就是基于教育本质的土壤。

  而反观美国等发达国家,有自己专门的一整套的编程教育体系,于是现有很多创业公司采取“借鉴国外体系+自主研发”相结合的教学模式设计,但美国用户的调研却不适应国内的本地化需求,而自主研发大多依照创始团队的个人经验,有时有出现了新的问题,那就是课程的合理性并未得到大量实践验证。因此,资本催熟下的编程教育市场,玩家们似乎并没有做好充分的准备。

  除此之外,教研方面的不完善最突出的弊端则反映在科目地位上,因为按照现在编程领域的教育划分,更像是体音美一般具备较高门槛的专业技能而不是语数外一般的基础能力,在教研尚未完善的情况下编程只能充当特长生的选择,却无法成为基础性考试科目。而选择特长生的只是有限的学生,编程还需要与体音美进行竞争,“挤出效应”下,其生存空间也会进一步地压缩。

  成本与效率之间关系的处理其实是所有生意都需要认真思考的,编程教育同样也不例外,然而就目前来看,行业存在很明显的成本偏高,效率低下特征,而这主要体现在以下两个方面;

  一是师资力量羸弱。与其它行业相比,编程教育一直都是专业的技术性课程,而非基础性课程,一名名牌大学毕业生拉过来可以将语数外,但它不一定能教编程,甚至解除与否都是个问题。国内编程人才本身就有大量的需求,而能够服务于教育行业的优质编程教师资源也成行业“稀缺价值”的体现。

  二是用户获取成本偏高,编程培训课程主要分为软件编程和硬件编程两大类。硬件编程,明显偏线下,但编程线下课程对于硬件基础设施要求很高,电脑、投影、特殊的硬件都需要充当固定成本进行投入,这也使得教学模式相对于其它学科来说有些偏重。

  而且就目前行业发展情况而言,尚处于萌芽期的教育用户和行业探索齐头并的过程,管理成本、硬件投入成本较为模糊,单个用户的边际贡献尚未进入行业的稳定期,而且获客本身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就目前看来,行业的淡旺季非常明显,在过去相当一段时间,学期内学生课业负担很重,精力有限,只有寒暑假目标用户才有足够的学习时,这就不可避免的造成线下方面空置率较高,资源闲置和浪费问题严重。于是不少平台更愿意选择2B或者2C+2B的商业模式,借助传统教育机构进行合作。

  然而就目前而言,虽说不少地区已经把编程加入选修科目,但公办院校的重视程度依旧不高。

  正如之前说的那样,目前的编程教研安排,只能充当“体音美”之类的学科,但不少人会有这样的感受,体音美等艺术类考试虽然已经存在许久,但90%以上参加过高考或者在读高中生肯能连五线谱都不认识,因为学校更多的资源还是倾向于主流的教学资源,对于学生教育、师资方面并没有特别重视,更多的是以“放养”的态度对于艺术生,体音美等科目更像是“后娘养的”。因而很多艺术类考生在校外辅导的还是多数,因此,校内少儿编程教育发展缓慢也就成了自然而然的事。

  对于家长们来说,对于让孩子肆无忌惮的接触电脑总是存在很多的虑的。就像安全带和加速的辩证理论,一方面,有了安全带,人们在开车的时候,加速加的更加的肆意妄为。看似有了安全保障,但是不可否认得是,正是这么安全保障,又加剧了安全风险。

  儿童市场也是如此,比如之前的小霸王学习机,最后成了游戏机,冠冕堂皇的学习机,电子词典也成了游戏机,它们的出发点都是为了孩子,最终却成了娱乐的工具。堂而皇之的接触电脑,到底是学习编程,还是成为玩游戏的工具?这是每一位家长都会考虑的问题。

  除此之外,传统的应试教育模式依旧是主流,并且学习压力很大,在如此大的学习压力下,对于家长来说学习编程不仅给学生本身增加学习负担,而且还会对正常学习时间进行占用浪费。

  如此可见,编程教育一半海洋,一半火焰,在各种利好信息的推动下,行业并没有得到期盼中的大爆发,那么究竟如何才能实现破局呢?

  经过前面的分析不难发现,虽说目前行业各大利好消息相继传出,但编程行业目前来说依旧不成熟,对于家长来说,仍然相对新颖,接受程度较低,而且政策方面虽然有支持,但目前尚未有较为清晰的教学规划和评判标准。

  因此,我们可以可以得出这样一个结论:编程教育这颗种子虽然已经埋下,但土地方面的养料方面尚不具备让其破土而出的实力。没有一座楼阁能凭空而立,在笔者看来,编程教育要想真正实现爆发,取决于这三大环境要素的影响。

  这是很多在线教育平台在发展过程中遇到的问题,在编程教育这个更新的事物中体现得也更加淋漓尽致。

  正如前面所说的那样,编程教育对技术、硬件、信息基础设施等方面的要求非常高,这就导致运营成本和建设成本比较高,对于相对落后的城市来说,硬件、技术层面的障碍亟待跨越。除此之外,信息化社会存在着“数字鸿沟”,即“信息富有者和信息贫困者之间的鸿沟”,经济发达地区,基础设施往往更完善,且技术越发展,发达地区与欠发达地区之间的差距也会越来越大。

  以此次编程加入高考为例,是浙江、北京等经济发达地区率先展开,但行业要想真正实现全面爆发就绝对不能只盯着部分发达地区,更大的目标用户处在基础设施尚不完善的欠发达地区。

  由此可见,教育资源分配的不公平。编程教学很多地区进行市场推广时并不具备相应的基础设施,整个行业目前盘子还是太小,推广起来自然就比较费劲。而对于有关部门来说,虽说已经发布了多条鼓励编程教育的政策,但因经济方面的差异使得技术推行过程中,区域间差距存在扩大的趋势,导致区域之间学生获取知识渠道、能力等的差距也会逐渐扩大,可能会导致教育更加不公平,这也需要有关部门进行仔细考量,这也成为限制编程教育爆发式增长的限制性因素。

  因此,无论是从教育公平的角度还是从行业推广的角度,解决教育资源分配不公平的问题已经势在必行。

  毫无疑问,编程教育的兴起与人工智能在全球范围内的爆发息息相关,但在未来却并不好说。

  技术创新比如AI领域,我们能预知的只是行业总有破冰的一天,总有大规模商用的时刻,但是要命的是时间上却并不可期,我们没有一个明确的时间表,因此砸钱成了无休止的一项工程。而且很不排除,如今风靡的AI、VR到最后可能就如同VR、克隆等名噪一时的产业一样,只是虚晃一枪,再度被沉寂。

  毕竟AI历经多年,一直以来都是起起伏伏,之前也是因为一直没有颠覆性的突破使得产业进入了蛰伏期。只是2016年李世石和阿尔法狗的“人机大战”让这个本身已经低调发展多年的产业从幕后走向了前头,再一次站在时代的风口浪尖上,那么这一次会不会还是热着热着突然有可能还会被行业冰封起来呢?这一点谁也不敢保证。

  而与人工智能关联产业发展存在的问题归根结底其实分为两类:一种是商业需求高于技术转化周期,也就是早产儿太多,技术还未成熟就出来圈钱。另一种是技术转化难以商业化,唯技术轮,找不到落地场景。

  而对于编程来说,本身就是场景,最需要面对的是如何避免成为“早产儿”这一问题,如果几年后,人工智能的热情褪去,泡沫破碎,程序员劳动力供过于求,就业都成了问题,那么家长们的热情势必也会随之递减,这对于行业来说绝对不是个好消息。因此,编程教育的发展与人工智能发展休戚相关,只有人工智能真正走入一个稳定期,其周边产业才能真正具备高速发展的底气。

  正如前面所说的那样,对于硬件基础设施要求很高,电脑、投影、特殊的硬件都需要充当固定成本进行投入,很多经济欠发达地区不具备相应的基础设施,那么经济发达地区就容易推广了吗?从价格方面来看这恐怕并不容易。

  编程从大学里面一门专业的课程到如今推行这一学科的学习“低龄化”只不过短短数年而已,行业学习的门槛不只体现在具体内容的学习上,还体现在具体学习的过程。

  从学习费用来看,编玩边学的客单价5000元/期,傲梦为150-300元/课时,编程猫相对低些,2C标准价格为10课时990元。从整体来看,各家定价各不相同,看起来似乎不高不低的感觉,但要让一线城市的用户买单却不容易。当下,经济下行背景下,一线城市买房、教育、医疗的压力比较大,所以用户不会有那么多的空闲资金来挥霍,年轻人没有安全感,需要通过房子等大件资产获得安全感。

  消费升级与经济下行,成了当下人们面临着的一个矛盾点,像一把“达摩克里斯之剑”悬在一线城市人们的上空,有些时候在生活奢侈程度远不及二三线城市的人,对于编程教育方面的支出很多人都会保持一个很保守的态度。除此之外,编程其实是一门理论与实践结合紧密的学科,但动则数万的编程机器人也使得很多人望而却步。

  对于编程教育从业者来说,要想真正让编程学习“飞入寻常百姓家”,需要从奢侈品到大众消费品进行过渡,这需要从业者们仔细思考如何在这一商业范畴里进行结构升级,让用户花低价享受高品质服务。

  由此可见,编程教育的爆发所需要太多的外界因素,这些因素都需要多方花费一定的时间去解决。

  对于编程教育来说,行业爆发的很多环境因素尚未得到有效解决,尤其是政策方面的因素仍然扮演重要角色,一旦全面列入高考项目,行业会迎来井喷发展,但如果仍是“鼓励开展”,那么行业爆发时间仍旧难以估计。

  当然了,换个思路来看,编程行业本身具备远大的发展前景,只是目前发展环境尚不完善,这期间会有一个等待的过程,那么对于行业玩家来说,在这等待的过程中需要做的都有哪些呢?在笔者看来,编程教育企业可以从以下四个方面入手。

  模式还是技术,对于行业玩家来说一定会有这样一个重心选择的过程。虽说大环境是由模式创新到技术创新转型,但在笔者看来,结果其实显而易见,真正高精专部分的教育内容仍旧只有高等院校部分才会学习,而对于少儿或者中学生来说,只需学习最基础部分的内容,这部分本身在行业内部已经不是什么门槛,就像数学教学,提供高中数学培训的不用在高等数学方面下大功夫,需要的只是教学模式的打磨。

  而且编程教育仍旧是教育,而教育注定是一个慢行业,不是砸钱能砸出来的行业。更不能被资本催熟。就目前来看,靠渗透,靠挖掘潜在用户,没有大的爆发力,市场很难做大,加上政策不明朗,现状或许不允许做太多,行业从业者则需要在此期间不要想着做多大市场,那样会很累,成本也会很高,而且不见得谁比谁快、谁能把谁灭了。

  实际上,编程教育其实是个长跑的过程,没有大的爆发,但市场还在逐渐接受,政策的利好也在慢慢释放,可以预见接下来每年都会有持续的增长。

  因此现如今应该仔细打磨内功,精耕细作,慢慢积累,实行精细化运营而非跑马圈地式发展,提高自身教学模式,把基本的课程品质做好,在保障教学品质和产品品质、服务品质的前提之下徐徐扩张,只有这样,在产业爆发之际才拥有快速占领市场的“内功”。

  与处于存量市场的K12教育机构相比,编程教育其实处于一个增量市场的阶段。相对于为应试课程服务的在线教育平台,编程教育只是小众玩家,在体量、市场认知、规模上根本不是一个级别的。但与此同时,因为在目标群体方面,二者本身是一致的,基于用户群体的高度重合,这也使得二者具备合作的可能性。

  而且对于在线教育公司而言,其实有许多理由可以接受这个编程教育平台的合作,进军编程教育也并非没有可能,因为未来一旦编程教育在政策方面有了更为清晰的发展指向,这将又是一个新的千亿级别的增量市场。既然未来编程一定会爆发,如今不用自己烧钱就可以提前布局,何乐而不为呢?

  就目前商业环境来看,其中一个突出特点就是上市潮,有分析人士认为资本市场收缩,这是企业面对资本寒冬将至的正常反应。而与此同时,盈利问题也一直都是在线教育平台为人诟病的地方,属于典型的规模不经济,在此之际更需要寻求更多的盈利模式和多元化收入与编程教育片平台合作可以卖流量、赚口碑,实现盈利的多元化。

  对于上市或者即将上市的在线教育平台来说,引进编程这个冉冉升起的新星,有利于自身估值或者股价。而从业务上看,如果把主流在线教育开设的语数外这些科目比如成“主食”,那么编程,以及体音美等学科更像是“维生素”之类的营养品,二者不存在竞争的关系。

  而对于编程教育的创业者来说,傍上了在线教育平台的大树,这就相当于找到了具备高净值特征的流量入口,对自家平台起到很好的导流作用。

  与发展环境相对复杂且不明朗的国内环境而言,国外市场则相对成熟得多,发力国外市场,对于编程教育从业者而言不失为一种不错的路径,在这一方面,其实行业已经有了参考的案例。

  Makeblock就是从国际市场起家,2016年主要依靠国际市场所完成的销售额已超过1.2个亿,进入全球2万所学校,140个国家。这对于行业其它玩家其实提供了一个成功的个教学案例。

  大的政策可能不是很明朗,但就目前而言已经有不少省份发力编程教育,包括浙江、北京、山东,而南京是将编程列入中考当中,这部分地区在编程方面走的一定比其它地方要更快些,用户需求反应也会更明显一些,紧紧抓住这部分地区用户,及时占领市场,企业扩张速度与政策推行一致,甚至还要领先一步。要盯紧广东、上海等潜在可能进行相关改革的地区。

  在这一过程中,一方面提高自己品牌的知名度和市场规模,另一方面,既然进入高考或者中考,就一定会有相应的选择标准,这对于今后教研产品的规划影响巨大,甚至会将这些地区成功的经营进行推广,而对于编程教育从业者来说,在具体参与和实践额过程中,可以更好的打磨产品,更适应国内用户的实际需求,为应试教育服务。

  因此,虽然编程这门学科到底何时能够全面爆发尚不可知,但中轨一切都在朝着更好的方向发展,对于行业玩家来说,厉兵株马,屯粮筑墙,做好万全准备,方能在行业爆发之际一飞冲天。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