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程机器人汹涌冲入童教市场

  在中国,一场围绕着编程教育机器人的商业大战已经拉开序幕。国外方面有乐高、索尼等来自电子和玩具企业入局。国内方面,从2015年开始,已吸引了优必选、能力风暴等企业早早布局,也吸引了小米、寒武纪智能等新入局企业。机器人和教育融合,会让9000亿的市场激起怎样的波澜

  在近期举办的2018亚洲电子消费展(CESAsia)上,一群名叫Mabot的机器人边上围满了好奇的观众。这种球形机器人可通过拼接具备不同功能的球形单元,实现各种各样的玩法,但它最核心的功能是通过可视化的编程软件,培养孩子的编程思维。

  Mabot并不是CESAsia上唯一的编程机器人明星。寒武纪公司出品的机器人“捍地”,来自新加坡的智能机器人GT小顽童、可以充当孩子的亲密小伙伴的“i宝”……一系列编程机器人都在消费展上大出风头,有人甚至戏称,现在去CES看的不是汽车,而是各种“呆萌”的编程机器人。

  伴随着编程机器人产品大热的是儿童编程培训班的火爆。中国机器人教育联盟2017年公布的数据显示,全国共有约7600家机器人教育机构,最近五年增长近15倍,预计到2018年年底,机构总数将突破1万。据统计,至少有10家机构在全国范围内拥有超过200家机器人教育分校。

  据中国产业调研网发布的2018年中国教育培训市场专题研究分析与发展趋势预测报告预计,2018年中国教育培训产业的市场规模将达到2万亿,市场体量非常庞大,除去正规的学校教育外,市场化运作的培训市场规模约为9000亿元,保持着30%以上的高增长。编程教育作为其中的热门板块,未来发展前景广阔。

  国外的儿童编程教育起步较早、美国、加拿大、英国从2013年起就开始在政府层面进行布局。我国在2017年也将少儿编程纳入到国务院发展规划中,作为国家级战略推进。这也引起了诸如乐高、索尼、WonderWorkshop、wowwee等来自电子和玩具行业的巨头的关注,它们通过产品或教育培训开始了进军的步伐,行业竞争极为激烈。

  1986年乐高和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的媒体实验室进行了一项可编程式积木的合作项目,从此开启了乐高机器人这一新品类。像传统的乐高积木一样,乐高机器人不仅可以使玩家自由发挥创意,拼凑各种模型,而且可以让它真的动起来,一经推出便风靡全球。

  近些年,乐高机器人更是凭借财力和影响力在中国市场上开启了全面的布局。首先,乐高不仅在上海设有地区总部,还在嘉兴投资建厂、线下零售店、探索中心和乐园。其次,乐高教育通过和中国教育部的“技术教育创新人才培养计划”合作,与中国的400多所中小学建立了联系,把其创新教育解决方案带入到课堂教学中。同时,乐高还以教育产业加盟的形式,吸引了不少中国企业加盟。

  在产品方面,目前乐高推出了最新的EV3系列。在乐高EV3的盒子中,总共有拼砌17个EV3机器人所需的任意形状的积木、马达和传感器,玩家只需根据拼装需要进行挑选即可。同时,乐高EV3支持手机/电脑/平板电脑多终端的程序运行,通过EV3应用程序,可以观看机器人执行动作的情况,指挥、控制机器人。

  在大部分人的印象中,索尼是电子行业的霸主,但在儿童市场,索尼也非常积极。2017年索尼就踏入了可编程教育机器人市场,推出了KOOV可编程教育机器人套件。与乐高类似的是,索尼也十分看好中国市场,为加大在中国区的推广力度,还成立了索尼国际教育股份有限公司中国办事处。

  KOOV可编程教育机器人套件类似于乐高,所有这些积木都可以通过插槽相连,其应用程序中准备了22个机器人示例,有使用红外线传感器和蜂鸣器,可以演奏简单旋律的“小提琴”和“吉他”;有通过直流电机和车轮的组合能真的行驶的“火车”和“消防车”;以及利用伺服电机来控制动作的“螃蟹”和“鳄鱼”等机器人。

  今年5月初,优必选宣布获得腾讯领投的8.2亿美元C轮融资,企业估值也达到了50亿美元,成为全球估值最高的AI创企。而成立于2012年的优必选正式进军编程机器人市场则是从2016年开始的。目前,优必选Jimu机器人已有星际探险、探索者、发明家、丛林飞车以及迷你等几大系列,并已在全球部分AppleStore零售店独家发售。

  在商业模式上,Jimu采取了B端和C端并行的策略。在C端市场,通过进驻苹果零售店、电商平台和线下店铺进行销售。在B端市场,优必选与中国青少年宫协会、中国少年儿童发展服务中心合作了“青少年机器人教育实践体验计划”,在全国20个城市的20座少年宫开设编程课程,目前已经陆续开课。

  除了硬件,优必选还自研了一套软件课程Ukit,能够覆盖从小学低年级到高中一年级各个学段内容。目前,该课程已落地到了昆明240所中小学、珠海150所中小学,下半年还计划落地深圳110所学校、南宁150所学校。

  在智能硬件上广泛布局的小米,自然没有放过儿童教育机器人这一新兴市场。2016年小米推出米兔机器人系列,并以一贯的低价模式,给该市场玩家带来巨大的杀伤力。例如,乐高推出了面向小朋友的WeDo2.0机器人入门套装,1主控+1微型伺服电机+2传感器+280零件,在淘宝价格在900元左右,而小米推出的米兔机器人整套978零件+2伺服电机+主控售价是499元。

  实际上,米兔积木机器人的研发公司是北京爱其科技有限公司,这家公司是2013年成立,2016年被小米投资。不过,小米的米兔系列,目前的定位是做小型智能积木套装,模式也较为简单,主打的还是拼装能力,在米兔APP上可以查看安装视频,并且可以控制机器人移动。

  就在上个月,位于深圳的一家儿童教育陪护机器人企业寒武纪智能,也宣布推出一款儿童编程教育机器人——捍地,正式进入儿童编程教育这一市场。与市面上现有的编程教育机器人不同的是,寒武纪推出的这款“捍地”机器人搭载有一块5英寸触控大屏,这块主控屏可以观看安装视频,并且支持图形化编程操作,儿童在一个小时内就可以完成搭建。

  寒武纪智能成立于2015年,曾推出家庭陪伴机器人小武。对于这次推出编程教育机器人捍地,寒武纪智能的工作人员表示,属于产线的拓展,也看好编程机器人这个市场。同时,他也表示目前寒武纪智能也在做陪伴、编程教育、商用、养老等全系列的智能机器人产品。

  儿童教育市场一直被认为是“朝阳行业”、“常青行业”,随着科技的发展、家庭收入的不断提高,从社会到家庭,对教育的期待和投入越来越高。传统学校的书本知识,已无法满足社会、家长对儿童教育的需求。因此,编程机器人作为切入教育行业的细分机器人品类,搭上了教育的发展快车,也踩上了教育行业风口,家长和儿童对编程机器人有着浓厚的兴趣,也愿意尝试。

  就目前市场情况来看,由于脚踩在教育这个B端市场更加兴旺的行业,编程机器人在B端市场的表现稍好于C端市场。B端市场的学校、少年宫等都在大力支持国产编程机器人品牌,因此不少企业也选择和B端的学校和教育机构等的合作。而C端市场还处于教育用户阶段,有不少购买了编程机器人产品或课程的家长表示:“我们给孩子报了网上的课程,但以我看来对升学考试的用处不大,但孩子非常喜欢,所以愿意持续投入,总比让他闲着玩强。”

  业内人士认为,未来在市场方面,编程机器人尚需采用B端拉动C端市场的模式,进一步教育用户,同时在产品层面上,编程机器人不应脱离教育属性,更应该在产品上更多添加逻辑思维培养的设计,在教师的培养上,也更应该专业化、规范化。宗禾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